一位沙雕网友。

就是个沙雕/肥宅。
想和大家交朋友。
全职是心头肉。
没屁放乐。

【魔道祖师/忘羡】花吐症

*花吐症,具体特点为: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撞梗致歉算我抄袭(bushi)

*without文笔

*私设有/现代设定

*ooc严重

*感谢食用

*补课班码字就是刺激

————
魏无羡是在一次意料之中的感冒时发现了自己的病症。
他估摸着自己也是要发高烧的,昨天故意脏着手胡吃海喝了一顿,晚上熬到三点半,还颇有意见地一脚蹬掉一半被子。
他站在镜子前照了照,脸色明显憔悴了些,锁骨像是受饿变得更明显出来。
可是脸上的笑意还是新鲜的,甚至觉得极大的弧度翘起还不够,露出两颗虎牙来。
他闭着眼睛就在手机上敲下一串数字,病症引起的无力和故意改变的声线让他开口竟有了软糯温和的嗓音:“蓝医生,我感冒了哦,要去挂吊瓶呢。”
对面意料之内的愣了愣,半晌微叹,有清冷的声音随着电波撩起魏无羡心中的喜悦:“……最近怎么总是感冒?上次按时吃药了吗?”
“吃了啊,感觉差不多就停了,好苦的,不如蓝医生你在医院喂给我的那种甜。”
“……是同一种。”
“哎?是吗?哈哈哈哈哈蓝医生你记性真好啊哈哈哈哈……”
魏无羡最不怕觍着脸缠人,反正他喜欢蓝忘机这一板一眼的性子,也不惜多花些时间去逗逗他。
“多穿点,过来我给你开药。”
“又要吃药啊?和上次一样吗?”
蓝忘机眼前已经浮现魏无羡委屈地垂着头故意不接过自己递出的药瓶的样子。
“药效不比上次,没有上次苦。”
“蓝医生你最好啦,我马上到。”
蓝忘机听着忙音很快传来,琉璃色的眸中还是闪烁了瞬间的暖意,他思忖片刻,从保险柜里小心地拿出缀着草莓的小奶油蛋糕,轻描淡写地放在桌旁。
魏无羡撂下电话,披件外套就准备直奔医院。跑到门口,忍不住轻咳一声。
一咳,倒是吓了自己一跳。
完全不属于这个季节的细小花瓣飘飘洒洒,很快消失在空气里。
“咳。”
魏无羡故意呛自己一声,又是同样的状况。
不过这次他看清了,花瓣确实是从自己口中吐出的。
他想了想,觉得有个超能力是好事。但这么一个并无实际用处且使用时使嗓子疼痛的超能力,还是拒绝的好。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
魏无羡输入“口吐花瓣是不是超能力”这样的问题后飞快浏览一遍网页,随手锁屏把手机丢进口袋。
“还是要先去医院。”
魏无羡不怕死,他小时候和别的社会闲散人员在街头混迹时,受过的伤零零星星加起来,大概足够抵一次死亡那么痛。
可他不想死。自己这样朝气蓬勃的大好青年,莫不是死因即暗恋别人而没有表达?因为这样几片小花瓣说死就死?
“更何况,蓝湛还在等我呢。”
————
魏无羡脑子转的的确足够快,当他戴着画着可爱图案的小孩子的口罩出现在蓝忘机办公室门前笑嘻嘻时,蓝忘机着实凝神片刻。
“懂得戴口罩了?”
“怕传染给你嘛。”
“怎么病的?”
蓝忘机说话不拐弯抹角,言简意赅直奔主题。
“蓝医生不心疼我一下嘛?”
魏无羡也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他负责严肃,自己负责调戏。
“踢被子了?手没洗干净?睡晚了?”
“哎蓝医生你好了解我!就是全都做了一遍才这样的哦!”
“你以后,可以来我这里,如果我有空。别再莽撞了,没必要让自己生病。”
魏无羡笑得开心,他记得自己常常有事没事骚扰一番才让蓝忘机蹙着眉对自己下逐客令:“上班时间只接待病人。”
“是,蓝医生。”
其实心里是惴惴不安的,他感受到花瓣柔软的触感,脸上还是强颜欢笑。
“药一日三次,最少持续三天。”
“咳咳……好的。”
“很严重吗?”
魏无羡不敢直视蓝忘机的眼睛,他知道的,他能看出异常。
“没有啦,见到你太高兴。”
蓝忘机的眼神又转移到桌上的糕点。
魏无羡循着他望去,恍然般脱口而出:“蓝医生你不是不喜欢甜食嘛?怎么买了?”
“早餐,没吃。”
“那,我好想吃呀,送我好不好?”
“……嗓子好些再吃。”
“是。”
魏无羡如获至宝,捧着蛋糕盒蹦蹦跳跳哼着小曲走了。
到门口身形一顿,开口:“谢谢你呀,蓝医生。”
————
当江澄盯着电视屏幕百无聊赖时,魏无羡推开门大摇大摆走进来。
“你还知道回来?”
江澄愣了半晌,吐出一句。
“怎么我还没有嫂子啊?”
魏无羡答非所问嘟囔道。
“你……!”
“不闹了,问你,有没有暗恋的经历?”
“……没。”
“不是吧?你还真是性冷淡啊?”
“你过来就是让我不爽的?”
“不是,我来看看你呀。”
江澄知道魏无羡又在磨嘴皮子,不再睬他。
顿了顿又抬起头:“……生病了?”
魏无羡低下头看看自己的口罩,闪烁其辞:“哦,没事,着凉了。”
“你……你怎么来了?”
金凌抱着那只魏无羡最见不得的大型犬站在卧室门口。
“我……我随便看看你们,没什么事先走了,”魏无羡脸色白了白,“还有,让你舅舅别老摆弄那个狗,你也懂事点,少让他操点心。”
“哦……”
江澄正感慨这家伙会说话了不那么让人烦了,魏无羡又把下文说完:“你也好早点有个舅妈,走啦。”
江澄决定把刚才的感慨完完全全喂仙子吃了。
不过魏无羡临走他还是没忘一句:“冬天棉被就拿出来盖,不然当摆设吗?”
“好。”
魏无羡感觉得出来,嗓子的疼痛感逐渐涌上来,他倒是没那么多时间去插科打诨了。
————
“魏先生,下午好。”
“我感觉……咳……不是很好。”
“魏先生又受凉了吗?冬天请务必盖好被子,适当调节生物钟,保持卫生,及时休息。”
“你这样我很难不怀疑你是不是在偷偷监视我。”
“抱歉,先生,您平日里疏于照顾自己……”
“开玩笑的。温宁,你有过……接吻的经验吗?”
“嗯。”
“什么?你都有?那江澄真是个宇宙直男啊……”
“和父母算吗?”
“咳,算了。当我没问。”
“先生,您是不是……患了……花吐症?”
温宁小心翼翼措辞半天,憋出一句来。
“嘘!小声点!你怎么知道的?”
“您身体不适,声音沙哑,又询问我有关的问题,所以我……”
“行了行了,那这病怎么治啊?”
“是……是和所爱之人接吻。”
“我当然知道啊,我是说我和谁去接……算了,你不懂,挂了。”
“嗯,请先生照顾好自己,及时治病。”
温宁这人,听话和善解人意倒是没话说。可毕竟是姐姐一手拉扯大的,乖得过分,又套不出什么别的来。
“蓝湛,喝一点应该没关系吧?”
魏无羡这样问自己。
————
“蓝医生!”
魏无羡冲进来刹不住脚,扑了正转过身看文件的蓝忘机满怀。
蓝忘机把他扶正:“声音低些。”
“蓝医生,今天周五哎。”
“所以?”
“晚上陪我吃饭好不好?”
“病好了吗?”
“病不好不能吃饭吗?”
“……好。”
————
魏无羡看着满桌自己喜欢的菜品,风卷残云消灭掉。
“我嗓子快好啦,想喝酒啦。”
魏无羡不动声色地盯着蓝忘机的侧脸。
“多修养几天。”
“陪我喝一点嘛,就一点。我用一个秘密和你换。”
“……什么?”
魏无羡递过酒盏,左手勾起蓝忘机的脖子:“喝一点。”
————
魏无羡已经把蓝忘机喝酒后的流程摸得通透。
他安静地等待着,又用手指不安分的戳了戳蓝忘机的脸。
果不其然,醒来就直直地盯着自己。
“秘密,说。”
记性倒是够好,喝了酒都不忘。魏无羡暗骂一句。
“你过来,来。”
“嗯,说。”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面色不易察觉的微红,肤如凝脂,略迷离的神色有异与平日里工作一丝不苟的样子,身上竟还是正经的服装。
“衣冠禽兽。”
魏无羡不禁道。
“我啊,有喜欢的人啦,蓝医生。”
“谁?”
蓝忘机猛地转头,攥紧魏无羡的衣角,扯了他个趔趄。
魏无羡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极重的东西一点点消逝,连同那份不安感,就都化作细小的花瓣。
有风吹进来,就什么都不见。
“告诉你之前,先帮我一件事。”
他算是终下定决心。
吻一下,就算是自己想太多。醒来也多半不记得。
“……说。”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衣领,凑过脸去,在蓝忘机好看的唇上深深吻了吻。
“帮我治病。”
魏无羡面色有些猖狂,忽然又被扯过去吻住。
“干什么?”
魏无羡软软地笑着问。
“根治。”

END.
————

(这是个后续。)
酒壮人胆,他们吻在一起之后,魏无羡就不太记得些什么了。
第二天,他醒在蓝忘机的卧室里。
“蓝医生。”
他觉得病情似乎是加重了些。
“醒了。”
“我浑身都酸痛,蓝医生。”
“……”
“你赔偿我。”
“什么?”
“草莓小蛋糕。”
魏无羡勾起嘴角,扯出大大的微笑。
他的口罩不知何时丢掉了。
有风吹进来,吹得蓝忘机眼角若隐若现有笑意。
那些花瓣,葬在昨晚的吻里。

————
(这下真的没了。)
(感谢食用。)

【k漏】喜欢你,是世界上最甜的味道。

*渣文笔慎入

*可能OOC

*私设有

*部分幼年时期

*安利BGM:《暗恋是种双层味道》KBShinya / 哦漏QAQ

*二次向请勿上升三次(鞠躬)

————
【1】
KB轻轻踮起脚尖打开门的时候,哦漏正用手不安地绞着卫衣帽子垂下来的白色带子。
“你是?”
KB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那个,我,我妈妈没有来接我……我打不开门,可不可以……可不可以……”
KB听到哦漏的声音一点点变低直到消失不见,眼睑也垂着,遮住了略带天蓝色的眸子。
“你要来我家吗?”
“我……我不知道,可不可以……”
KB看着哦漏眼里的渴望和小小的畏惧。
“当然不可以。”
“可是,我……”
KB满脸怨念地看着这个可能会和自己抢妈妈焖的蛋炒饭的哦漏小朋友,连带着没有解开4+5的答案的怨念一起发泄到这个微微嗫嚅的小孩子身上。
“哎?有小客人来吗?”
KB听到厨房里温柔的呼唤,声音被打断。
“啧。算了,你先进来。”
他不耐烦地偏过头,让出门前的一部分空间。
“谢……谢谢你!”
别以为你笑起来很好看我就会喜欢你。
KB气鼓鼓地用自动铅笔戳着作业本。
“4+5是不是……是不是等于9呀?”
哦漏看得出KB对自己的冷淡,小心翼翼地躲在一旁,心底里却希望能帮帮他答出这道题。
“我当然知道!你怎么不写作业?”
“我……”哦漏支支吾吾,当然是不敢说因为没有桌子可以用。
“还愣什么啊?快点过来。”
KB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向一旁挪了挪,留出一大半桌子。
“太笨了。”
————
【2】
啪的一声,KB循声望过去就见哦漏委屈地坐在地上。
“好痛……”
哦漏认真地揉揉脚腕,看起来是欲站起来又以失败告终。
“这么喜欢拥抱大地?”
哦漏早就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摔在平地上了,他又不是玛丽苏电视剧傻白甜女主,怎么总有这样的骚操作。
哦漏QAQ。
“能不能站起来?”
KB低下身子轻轻摩挲哦漏的脚腕。
“好像这次……有点严重。”
KB思忖片刻,拦腰抱起面前这个欲哭无泪的捂着脚腕的男孩子。
“至少也要学会怎么应付摔跤吧,不要总是把脚踝这样脆弱的部分扭伤,怎么哪里脆弱就摔哪里?”
“不要学……我不会再摔了……”
KB长叹一声。
“上次背你的时候,你也这么说。”
KB觉得,哦漏这个人,果然很笨。
遇到难题会下意识地咬着嘴唇,笔杆戳着自己的脸,蹙着的眉头让他总忍不住想为他舒展开。
上课认认真真,记笔记一笔一画,被老师叫起来却还是会慌乱无措,读课文总是慢半拍,是那种“眼睛跟不上嘴巴”读一句支吾一秒的类型。
还总是喜欢和大地亲密接触。
所以每次自己都需要花去很多力气和时间,慢慢地给他讲题,坐在他身后的座位上低声提醒他问题的答案。
以及检查他的伤口和上药。
KB说不出自己对待哦漏为什么总是如此热心。最终他把它归结于自己太完美以及一种莫名产生的护犊感。
————
【3】
其实哦漏不算很笨。
考试成绩总是算是上等,背诵课文虽然速度慢些,可是每一个字都记忆地很清晰。
听KB讲题,总是能在讲到一半明白他的全部意思,却还总是笑着听完。
总是摔倒是因为太容易走神,为了不浪费时间,走着走着会情不自禁去想“晚饭吃什么呢?”之类的问题。太过专注,连脚下的路也忘记了看。
可是KB总认为自己很笨。
哦漏并不对这件事有多气恼,至少在摔倒之后有个人愿意一面数落一面背起自己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幸福感的。
更何况,他总想,KB是阳光一样的人。
优异的成绩,开朗的性格,身边总是围绕着的朋友,认真翻书时有阳光洒上去的头发,以及给自己讲题时的样子。
阳光一样的人,认为自己很笨,应该是有情可原的呢。
————
【4】
KB一直没发现,自己和哦漏是有共同点的。
比如对感情方面的迟钝。
KB抱着数学书沉思了很久,他应该是喜欢哦漏的。
喜欢他笑着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喜欢他音乐课上认真唱着歌的时候,喜欢他低头写字时自己站在桌旁罩出一小片卷纸白色的阴凉的时候。
我这么优秀的人,表白必须也要优秀点啊。
于是KB又为了表白方式陷入沉思。
竹马竹马什么的,又是和我这么优秀的人,应该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不得不说,KB这般的自信,是哦漏绝对不会有的。
哦漏意识到自己喜欢KB的时候吓了一跳。
他没有KB那样的淡定从容,只是慌慌张张地想自己怎么喜欢上了这样一个人。
他讲题的时候嘴角会上扬,眉眼里似乎是有些温柔。走路的时候总是很快,自己必须加快脚步才能跟上,时常看到他飘扬翻飞的衣角在眼前晃荡。
不过哦漏算事很果断的,他慌张了一会儿,便拿起笔,找到一张白净的信纸,提笔写到:“亲爱的KBShinya同学……”。
以这样的方式为开头写情书,哦漏想,并没有什么不对。
————
【5】
所以当哦漏站在KB面前的时候,那张纸已经被揉得皱皱巴巴,却没有勇气递出去。
哦漏本来打算试探着开口的。
不过有时候,嘴这个东西,真是很让人看不透。
“KB,我可以追你吗?”
哦漏说完发现空气似乎是凝固了。
这样尴尬的表白方式,以后再也不用了。
“我可以先吐槽一下你独特的表白方式吗?”
KB顿了半秒后道。
“可以。”哦漏如此乖巧地认真回答。
恋爱使人变傻。
这样尴尬的茬,以后再也不接了。
“好,那下一句,可以追我。”
“那个,我……我的意思是……”
哦漏这才恢复以往低着头支支吾吾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说,我也很喜欢你,你会更高兴,是不是?”
哦漏傻子一般注视着KB。
“好,那我勉为其难让你高兴一下。”
KB的眸子里含了笑意。
“我也,很喜欢你。”
他思考了一下,补充上一句。
“最喜欢你。”
——END——

【恋与制作人】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怎么还不来撩我啊。


*OOC严重

*没有文笔

*乙女向

*全员向:周七岁/李七岁/白七岁/许七岁

*周棋洛本色出演(bushi

*感谢食用
————
【周棋洛】
你看着桌子上最后一袋薯片,犹犹豫豫伸过手去。
“我……我也想要……”
身旁突然出现的小身影委屈地对你这样说。
你看着他,有点不知所措。
窗外的阳光连带他都极其明媚,两腮轻轻鼓起,眼睛里是那最后一包薯片的倒影。
你还是下定决心,露出笑容:“你拿走吧,我不是很想吃呢。”
“谢……谢谢你!”
可爱的人果然是能占到便宜的,你这样想到。
第二天,他低着头站在你面前,委屈更甚了些。
“我真的……真的没有薯片了。”
你慌乱地解释道。
“对不起……”他把怀里的一大袋零食放在你面前。
“妈妈说,要让着女孩子。这是还给你的,我买不到昨天那种口味的薯片了。”
他看你愣住,撕开一包薯片,递给你。
“薯片小姐,你别生气。”
在这之前,没人这样叫过你。
你忍不住轻笑,接过他的薯片。
“我没有生气啦,可是薯片小姐吃不了这么多哦,可不可以帮帮我?”
“真的吗?我……我是说当然可以!”
“薯片小姐,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好不好?”
他含含糊糊问你。
你看他小小的嘴塞满了零食,眼里有什么极其明亮的东西。
可爱的人果然比薯片更重要些啊,你这样想到。
“好。”
————
【李泽言】
“等……再等等我,只差最后一道题,马上。”
你绞着手指冥思苦想着最后一道题。
他抱着全班只差你一个的卷纸站在一旁,略愠怒的目光扫过你。
你感觉脊背一阵凉意爬上,不过没来得及打个哆嗦,只顾拼命想着解答方法。
有同学小声议论着,其实你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坐在全班看起来最不好相处的男生面前,求他再给你一点答卷时间。
说是乞求,其实是死拽住卷纸不放,他也无从下手。
他似乎真打算冷眼看着你这样绞尽脑汁,把手里的一大摞卷纸放在你桌角。
你微微抬头,最上面的那一张,是他赏心悦目的字迹。
“下次一定会认真复习的。”
你在心里暗暗下决心,手上已经忙着誊抄他的步骤。
耳边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了,大概是太过于紧张以至于觉得时间都窒息了。
“我写完了,谢……谢谢你啊……”
你抬头看他,回应的只有一声冷哼。
他从办公室走出来时,你又跳到他面前。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还没写完?”
“不,不是。我是说,谢谢你,给我一点时间……”
他愣了愣,眼底闪过不易觉察的笑意。
“白痴。下次给我好好复习。”
你看着他的背影,喃喃道:“果然又变回那个很不好相处的李泽言了啊。”
其实是有点奇怪的。
怎么自己拖了这么久。
这个课间,竟然还有这么长。
————
【白起】
“听说这段路晚上会有带黑口罩的人抓小孩子哎。”
你听着同班的女孩子们叽叽喳喳。
“真的吗?”
你吓得脚下趔趄了一下。
放学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你忽然想起同学们的话,心里有点慌乱。
前方的墙角突然出现了模糊的人影,其实并没有看清是什么样子,你就已经转过身开始狂奔。
“啊!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捂着撞到某个人的额头,心如擂鼓。
“受伤了吗?这么晚怎么还不回家?”
你试探着睁开眼睛,看到面前比你高半头的男孩。
“学……学长?”
“这段路可能有人贩子,你不是不清楚吧?为什么还不朝家的方向走?”
你听他的语气严厉起来,小声道:“刚才墙角有人影,我……被吓到了。”
他想都没想拉住你的手:“走,回家。”
你乖乖跟在后面,怕他又发脾气。
半晌他又停住,拉了你一把:“走我旁边。”
有风轻吹过面庞,把他的衣角也卷起了些。
好像,也没那么可怕。
“以后遇到危险喊白起,听到没有?”
“可是学长你也不一定能听到啊……”
你小声抱怨,偷偷看白起的侧脸。
“你在,我就听得到。”
他看着你,眼里长风万里。
————
【许墨】
你站在一旁悄悄看着这个男生画了好久。
“明黄色的云朵……”
你情不自禁喃喃道。
他缓缓转过身笑着看你,你顿时就无处遁藏。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看你的。我只是觉得,这样的颜色很神奇。粉色的天空,蓝色的草地……”
他手上停滞半刻,问:“这样,很奇怪吗?”
“不,不是!我觉得很棒,从来没有见过,觉得这样的配色,出乎意料地也很棒呢。”
他嘴角又牵起来一些:“谢谢。”
有只蝴蝶轻轻落在他的画板上。
“好漂亮,五彩斑斓的!”
你压低声音,怕吓跑这只可爱的小家伙。可是语气里的喜悦仍然没有半点压抑。
“可以帮我捉住她吗?不会让她受伤的,放在这里,等我画好就放生,好吗?”
看他眉眼温柔,你愣了愣,接过他递给你的精致的小瓶子:“好。”
“哎?结束了吗?”
你抱着小瓶子欣赏了一阵子,却发现他已经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安静地凝神。
“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了。”
你连忙偏过头,蝴蝶扑簌簌从手中飞出,逐渐隐没在草地天际。
“没关系的。”
他又笑着起身:“作为补偿,我想送你一点东西。”
“嗯,好。”
他递给你一幅画,是只好看的蝴蝶。
“好棒!真的是给我的吗?”
“不愿意接受吗?”
“我很愿意,谢谢你!”
你认真看着细腻的笔触勾勒出的飘渺的蝴蝶,没注意到那张粉色天空的纸上。
——是你穿着蓝白条纹连衣裙微笑的样子。

——END——

【全职高手/男神x你】猫和男友,不可兼得。

【全职/男神x你】猫和男友,不可兼得
※OOC严重
※文笔不存在
※猫我所欲也,男友亦我……算了猫更重要(bushi
※包含:叶/喻/黄/周/王/乐/韩/张/孙
※感谢食用
※其实是你x男神
————
【叶修】
你裹在暖和的被窝里,刚好梦到和男神在一起的最美好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微微显露。
突然脸上一阵凉意让你清醒,睡眼惺忪时看到他一对凤眼里的温情和狡黠,柔软的尾部轻轻扫着你的面庞,脸上是不怀好意的笑。
【哥的早餐呢?】
“去,让你姐姐再睡会儿。”
你抓起枕边的毛绒小球堆到他脸上。
突然下颚有些异样,再睁眼看到他爪子温柔甚是妩媚地钳着你,欲挣开却又有些无能为力。
【没有早餐,吃你了哦。】
————
【喻文州】
当阳光透过米黄色窗帘洒在你脸上时,他正在慢条斯理地洗着脸。
你意识涣散地摇晃着走过去揉了揉他软软的耳朵。
他抬起头,看到你的瞬间脸上突然有了笑意,你看着这只嘴角上扬的小家伙,突然冒出了“其实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的想法。
【早安,小姐。】
于是他卷了卷尾巴,故意凑近用脸蹭了蹭你的手背。接着又攀上你的腿用柔软的肉垫为你撩拨开耳边的碎发,看着你的蓝色瞳孔中尽数是温柔。
【我的小姐一辈子都会这样好看。】
————
【黄少天】
你听他聒噪地吵闹着,踩了点墨汁的爪子在报纸上印出小小的梅花。
一会儿又攀上你的桌,趁着你低头的瞬间悄悄把桌上的书翻了一页。
【看什么书啊看看我吧我比书好看多了吧不是吗快看看我嘛。】
“认真学习,才能找好工作,赚到更多钱,才养的起你啊。”
他蹙着眉听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我很好养活的吃的又不多还喜欢陪你看日出去公园熬夜肝游戏不用你赚太多钱啦!】
他的小须子微微颤动。
【所以只要有你,我就会一直陪着你好好走下去。】
————
【周泽楷】
“你说,所有的猫都像你一样高冷?还是我刚好中了桃花运,挑中你这样沉默寡言的小家伙?”
你调笑着搔一搔他的下颚。
【……】
他满眼人畜无害的模样盯着你,墨色瞳孔里倒映着你带着笑意的脸。
【讨厌……我?】
“当然不讨厌你啦,只是觉得你太安静啦。”
他愣了愣,倏然低下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半晌,他轻轻发出的细微却甜腻的叫声传入你的耳朵。
他委屈地看着你,伸出爪子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你的手。
【我不沉默,别讨厌我……】
————
【王杰希】
“这样?不好看。这样?不行……”
你司空见惯的在他脸上摆弄着,试图把他流出宽窄不一的两行清泪的眸子挤成一样大小。
他颇无语地看着你自己脸上的肉被揉成一团,神色略几分冷峻。
【我不好看?】
“没有,你最好看。我只是想让你变得对称一些。”你有恃无恐不怀好意地笑。
你看着他满脸的狐疑不信任,又轻叹一声。
“真的,你最好看啦。你眼里有万千星辰。”
他突然轻笑,不知是被你的话逗笑,还是得到你认可的喜悦。
【万千星辰,都是想给你看的。】
————
【张佳乐】
“来,看看新发型怎么样。”
你强忍笑意,把镜子送到他面前。
看他盯着镜子里自己的满头粉色震惊到空气凝固的样子,你忍不住补了一句,“再扎个小辫子,更好看的。”
【今天的主人也是喜欢深粉色乡非狂野发型呢。】
你顺手抓了一支窗台上的鲜花递到他面前,“来,叼着,更狂放不羁。”
他思考了片刻,眼里突然泛起了宠溺,叼着花放在你手里,看着你脸上似乎有些惊愕。
【这么好看的花,还是和你更配一点。】
————
【韩文清】
“来,笑一个。”
你搂着面无表情的他自拍一张。
看着他的表情愈发阴冷,你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钱包,悄声喃喃,“太凶神恶煞了吧……”
【怎么?】
“猫要微笑才好看哦,像这样,来。”
你努力地扯一扯他的脸。
“怎么,更恐怖了一些……?”
他周围似乎都笼上了阴云,沉郁地低着头。
你果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把钱包拿出来递给他。
突然他的表情变得柔和一些,认真看看,似乎是在笑哦。
【这样,你会高兴一点吗?】
————
【张新杰】
你坐在电脑桌前手指不住敲敲打打,专注地盯着屏幕,并未留心一旁的钟表。
他悄悄走进,跳上书桌,站在音响旁边盯着你看。
一只猫能有这样一丝不苟的表情,真是有点滑稽。
【睡觉时间到了,已经11:02了。】
“乖,”你捋了一把他的脑袋,“再一小会儿。”
他凝神了一会儿,倏地跃到电脑电源前。
你目不转睛,“我知道,你舍不得拔掉的。论文还没保存哦,难道你忍心看我几天的辛苦付诸东流吗QAQ?”
他愣了半晌,突然温柔地用爪子拽了拽你的裤脚。
【熬夜的话明天会有黑眼圈,我会心疼啊。】
————
【孙翔】
你递给他一块小鱼干,笑眯眯看他吃下去。
“想再来一点吗?”
他渴望地看着你,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去吧羊习习!”
你佯装仍出一块小鱼干,他果真向那边奔去。
寻觅半天没找到踪迹的他回头看你。
真叫猫摸不着头脑。
“哈哈哈哈哈哈傻翔我根本没扔。”
他怒目圆睁,冲着你呲牙咧嘴。不过你也不怕,他才不气呢。
“羊习习,来,过来。”
他不情愿地晃过来。
“你怎么总被骗啊?这么可爱。”
他看了看你手里的小鱼干,吹了吹胡子,脑袋偏到一边。
【好……好吧,因为我……总是忍不住信任你,行了吧。】





【k漏】初冬

*短篇小甜饼(大概?)

*幼儿园小班文笔/可能OOC/私设有

*喜欢麻烦点个关注戳个喜欢吧(90度鞠躬)

*安利BGM:《恋爱循环》哦漏QAQ

*会撩人的KB聚聚(?)

*最后一篇梗源于网络
————
【1】
KB觉得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怎么有人穿着短裙,有人穿着毛绒外套,也有人穿着羽绒服带着手套。
哦漏就是带着手套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还在不停吸溜鼻涕的那种。
“唔,好冷。”
哦漏摘掉手套,呼了一口热气,脚上用力蹦哒两下。
“听说带着手套手指之间没有摩擦,好像会更冷?”
KB开启生活常识小天使模式。
哦漏听话地点点头,认真地搓了搓手。
“还是有点冷。”
“这样,把手拿过来。”
KB紧紧握住哦漏乖巧地递过来的冰凉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手指一点点慢慢摩挲着哦漏的指节和虎口,眉眼里的温柔快要溢出。
“是不是,暖和一些了?”
他笑着问道。
————
【2】
“冬天到了,又到了吃糖葫芦的季节。”
这句话莫名其妙地在哦漏的脑袋里回响了一天。
直到KB听到哦漏喝了假奶一般地喋喋不休的喃喃道,“今天也是适合吃糖葫芦的冬季呢。”还有意无意在“糖葫芦”几个字上加重音调,总算把他带到街上。
“要哪种?”
两个人站在小吃车前,哦漏慢慢地从脑海里这句话中回过神来。
“哎?要……要山楂的。”
KB接过糖葫芦的时候,在哦漏眼巴巴地注视下先尝了一口。
“啧,好凉。”
这样感叹着顺势递给哦漏。
“有吗?我觉得还好啊。”
哦漏嘴里含着山楂,说话含含糊糊的。
“我再尝尝。”
当哦漏偏过头把糖葫芦递回去的时候,KB就用手轻轻托起还在发愣的哦漏的下巴,吻上他沾了冰糖的嘴唇。
舌尖略生疏笨拙地品味着他口中的温度。接着微微喘息着放开手,认真看着哦漏。
“嗯,确实没那么凉,而且更甜了一些。”
哦漏看着KB下意识舔嘴唇的动作,因寒冷脸上带着隐隐红晕,道:“可是,山楂是酸的呀……”
“笨。我是说你。”
你才是最甜的。
————
【3】
哦漏似乎又是在瑟瑟发抖中被冻醒的。
睡眼惺忪,把手习惯性地伸向床头柜。熟练地打开热牛奶的瓶盖,吮吸了几口。
KB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模糊不清地软绵绵地叫出之后穿着围裙走到屋里。
看着睡衣皱皱巴巴的正在用手去按平头顶卷起的不羁的乱发的哦漏笑了笑。
然后用手捂了捂哦漏有些凉意的脸,把踢开了一些的被子裹在他身上,细心地给他整理好睡衣的衣角,衣袖,以及兜帽。
哦漏清醒了些,犹豫着神情躲闪,终究一副鼓足勇气的样子,拽了拽KB的袖口,在他脸上若即若离地轻轻啄了一小下,然后慌忙低下头。
“上次KB你说,很喜欢有人能给你早安吻的……”
手指绞着兜帽垂下来的毛绒小球,眸子里有没能隐藏好的小小的喜悦。
“尤其吻我的人是你,我会更喜欢。”
KB拉开窗帘,金色阳光细碎地洒进屋里,洒到木地板上,洒在哦漏半趿拉着拖鞋的裸露的脚踝上,连带洒在KB粲然的笑脸上。
“早餐都准备好了,温度刚刚好的哦。”
“好。”
哦漏慢吞吞地穿起衣服来,也笑着看KB。
这一笑,KB觉得一个星期的阳光都已经被自己在心里预支了。
————
【4】
“我要是再回来管你,我就是你孙子!”
KB说完话就摔门而去。
“我不就是……就是喝了放在冰箱里的AD钙奶,怎么发这么大火……”
哦漏委屈地看着被被KB重重摔了一下的门。
“天这么冷,还不回来……”
“连棉袄都没有穿……”
“冻感冒了怎办呀……”
哦漏一个人碎碎念,眼神里浮现着一点小慌张。
“大不了,我先道歉嘛。”
哦漏正拿着手机准备拨通号码,突然被门外响起的声音吓得手滑。
“漏爷爷,给你孙子开开门好吗?我给你买了常温的AD钙奶,让我进去好不好啦?”
“噗。”
哦漏推开门,脸上小无辜的模样,“外面好冷的,你也没穿棉袄就走了。”
可是眼底还是闪烁着笑意。
KB用手捏了捏哦漏软绵绵的脸。
“你这么甜,别做爷爷了,还是做男朋友吧。”
——END——

【K漏】四季


*幼儿园文笔

*可能OOC

*私设有

*一个短篇小甜饼(真的真的是甜!骗你我就不喜欢漏漏!)

*食用愉快
————
【春】
近几天的天气暖的刚刚好,可以穿着五分袖衬衫和九分裤,站在街上感受春风的温度。
KB就是在这样的季节遇见哦漏的。
周围全是无聊的面孔,无聊的班主任说着无聊的一切,KB无心去听,只四处张望着可以瞎扯的对象。
他蓦地注意起前桌这个男孩子,侧脸清秀白静,嘴角似乎是在悄悄上挑,手里攥着耳机,像是想要拿出来却又有点畏惧老师的眼神。
“同学同学?你叫什么呀?”
KB兴冲冲地戳戳男生的背脊。
“哦漏QAQ。”
“你是要听音乐吧?没关系,班主任看不到的。”
KB根本没用心去听他的前桌叫什么,直接开口。
“我……”
“真的没关系,来,分我一只耳机。”
“嗯。”
前面的哦漏抿着嘴,听话地插上耳机递给了KB一只。
于是就这样,两个人一个尽力向后靠着身子,一个用力向前探着身子,吹着温暖的风,共享一只耳机。
————
【夏】
哦漏还在反复琢磨着刚才那道题是否写对了的时候,KB已经推着单车等在门口。
“KB!”远远看去哦漏的眼里闪烁着一点喜悦。
“嗯,感觉怎么样?”
“昨天你给我讲的那种题型,真的有考!”
KB看他一脸兴奋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写对了?”
“我用你教我的方法回答的。”
“不是告诉你可以用你自己想的方法吗?”KB眉头微蹙数落着。
“可是我更相信你呀。”
突然有夏风吹起了轻薄的衣襟,似乎也把KB脸上的笑意吹起来一些。
KB偏过头,看哦漏正盯着街边的小吃摊出神。
“想吃点什么?”
“冰激凌。”哦漏没有拒绝,只是也偏过头来看KB,眉眼里的温柔让KB觉得给哦漏把整个小吃摊买下都值得。
哦漏的嘴角被蹭上一点奶油,KB觉得好笑,但是故意没有提醒。
于是世界好像只剩下街边的喧嚣。
以及两个人的手不经意之间触碰到的夏天的温度。
————
【秋】
“漏,天凉,穿秋裤”
哦漏看着这条简单朴实连句号都没打的短信笑起来。
不知是因为KB在上课,还是在等车,大概是感受到鼻涕虫开始从鼻子里爬出发现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却仍然着急地关心了一下哦漏。
哦漏乖巧地拿出一条秋裤。
“歪?漏漏……”
“KB,感冒了?怎么搞的?”
哦漏听到KB浓浓的鼻音之后嘟着嘴数落道。
“光顾着提醒你穿秋裤,我没穿啊,你快来安慰安慰我……”
哦漏听着KB日常卖惨。
“漏漏我好饿,我要吃东西……”
“漏漏我好冷,我要拿被子……”
“漏漏我好困,我先睡……”
“先别睡,开门。”
“哎?干啥?”
KB从床上一屁股坐起来。
“开门,我进去给你做饭拿被子啊。”
于是睡眼朦胧的KB看到脸冻的有些红的手里紧紧攥着药的哦漏。
大概走得着急,连秋裤都忘了穿。
————
【冬】
有一点点雪飘下来,哦漏蹦哒了两下,企图取暖,然后去分辨手表的指针指着几。
KB走出大门,远远地看到蹦哒着看表的哦漏,觉得因为工作累到只剩黑白色的世界,突然有什么鲜活起来。
“不是让你在家里乖乖等着吗?”
“怕你太冷。”
“你过来,我就不冷了?”
哦漏想了一下,稍稍踮起脚尖,把脖子上的围巾系到KB脖子上。
“这样,还冷吗?”
“暖和多了。”
哦漏又习惯性笑了一下,KB又习惯性觉得哦漏的笑真踏马好看。
“想吃什么?”
“我都多胖了,不吃,今晚减肥。”
哦漏把头扭到一边。
“走,我们去吃火锅。”
KB说着揽着哦漏大步流星地走了。
“我可不吃哦,你自己吃。”
哦漏坚定地立着flag。
“嗯,我自己吃。”
然后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店里,哦漏认真地咬着一只KB夹来的鱼丸。
“啊,减肥计划……”
“没关系,漏漏怎么样都好看。”
“这种套路一看就很假的嘛。”
但是,却是真的真的,很暖。

——END.——

【k漏】你好,我叫哦漏QAQ。


*可能ooc

*私设有

*幼儿园小班文笔

*超甜哦(bushi)
——
1.“KB,我们分手。”
一如既往的阳光明媚,一如既往的温柔动听。
但是如细细的针尖一点点刺在KB的心脏上。连续刺了多少次,已经麻木地数不清了。
“是我哪里做的不对?你哪里不满意?我全部都改,全部。”
一如既往的晴空万里,一如既往的低沉冷静。
但是像沉重的鼓槌一遍遍擂在哦漏的脑海里。连续敲了多少次,已经恍惚地忘记数了。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你哪里都好,是我……”
俗套的发展,俗套的剧情,俗套的问答。一切都像玛丽苏电视剧一样,他们自己都觉得滑稽可笑。
只是没有一方的痛哭流涕说着再见,没有另一方声嘶力竭喊着挽留。
“是我,我太累了。”
“……”
“我们分手,分手吧。”
仍是未变的声线,但兴许是和他在一起太久,对他太过于关注,太过于熟悉,KB听出了隐藏的极好的哽咽和拼尽全力没有改变的腔调。
哦漏总是这样,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愿意一个人默默承受,不愿意给任何人添麻烦。善良得让人心疼,分手的时候更是一样。
KB也总是这样,明白他偶尔的缄默和佯装,便认真地读懂他,细腻地保护他。尽自己所能让他感受到如释重负,分手的时候更是一样。
“好。”
尽管很难开口,但KB硬是抚平自己所有的情绪,只留下心甘情愿的希望他自由快乐的心情,吐出一个字。
————
2.迷惘游离间一切又回到他们初识的下午。
阳光洒下来,透过树梢,斑驳着稀稀落落映到地面。KB百无聊赖地四处转悠,耳机乱七八糟地连接着耳朵、手机和口袋。他看到那家朋友强推的奶茶店,想起他们对柠檬汁夸张的描述,双腿不受控制地迈了过去。
大概夏天真的是发呆的好日子,等KB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点单台前了。笑吟吟的女生开口问道:“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呃……”KB的脑袋下意识地转向饮料单,双手则自觉的摸了摸口袋。
两秒之后,KB已感到了些许的绝望,他迫切的需要知道当你一个人身无分文地站在饮料店里,服务员与后面的顾客都在排队等候你的点单时的尴尬场面该如何解决。不过当他正在无措的时候,身后的男生告诉了他解决的办法。
“两杯柠檬汁,其中一杯不要太甜。另一杯的话,你看呢?”
KB意识到这个男生在对着自己说的时候,很快做出了反应:“我的这杯和他的一样。”
“你们一起?”
“是的。”身后的男生接过话,递出几元钱。
当两个人坐在一张小桌旁一起吸着柠檬汁时,KB开口道:“谢谢你啊。”
“没关系哦,当我请你的。”对面的男孩忍不住笑起来。
KB躲闪着目光偷偷观察着面前的男孩。年纪与自己相仿,白静的脸庞和匀称的五官,略瘦削的手部修长好看,眸子里溢满了笑意,像是缀着星辰大海。明明一眼看起来平凡的人,在KB看来真的有些惊艳。
“嗯,认识一下?我叫KBShinya。”
“你好,我叫哦漏QAQ。”
“QAQ?”
“嗯,我很喜欢这个颜文字哦。”
“我也是,真可爱。”
和你一样。可爱。
————
3.KB喜欢上哦漏的原因多是心疼和关爱。那次他无意撞到哦漏和别人通电话,这边是一成不变的温言细语,而那边粗鲁的谩骂已经微微传了过来,电话在哦漏的道歉声中被对方撂下,KB则沉默着窥视着哦漏的一举一动。他看到他轻轻吁了一口气,擦汗的左手微微发颤,然后是让他真正决定保护他的一幕,他在也不想看到的一幕。哦漏得眼眶已经憋的发红,他吸了吸鼻子,没有让心中的委屈倾泄而出,接着又低头去看手机,肩头一耸一耸。
从这个时候开始,KB认定这就是自己今生要去保护的人。
————
4.“漏儿,我喜欢你。”
KB表白的时候表情一反常态的严肃。
“哦……啊?”结果被哦漏长长的反应弧一秒破功。
“我说,我喜欢你。”
“唔,我……我也很喜欢你啊。”
哦漏的表情也变得很真诚。
“我是说,不是对朋友那样的喜欢,是恋人之间的喜欢,想做你男朋友那样的喜欢。”
“啊,这样啊……”
“嗯。”
“我……我也喜欢KB呀,也不是对朋友的喜欢,是想做你女朋友……啊不对不对,就是喜欢……那种喜欢……”
大概听到了最渴望的答案,KB的眉眼似乎都融化在阳光里,夹杂着极好看的笑意。
KB低头去吻哦漏凌乱的碎发,一只手轻轻揽人入怀。
————
5.其实KB不知道,说出“分手”两个字几乎用尽哦漏所有的勇气。
他不知道他的辗转反侧,不知道他的悄悄抹泪,更不知道他把一往情深都抹杀掉的那种撕心裂肺。他只知道他沉静地说出口的两个字,分手。
分手。
哦漏忘记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开始依赖上身旁这个人,只觉得已经习惯他在身旁好久好久了。何时蓦然回首,他觉得自己欠他太多了,他不希望自己是恋人的累赘,不希望自己的爱只让恋人更加难受。
可是早就被宠的不成样子。
所以只能分开。
哦漏想,这是他做过最痛但最正确的事。
————
6.“那,我走了。”
“嗯,以后一个人好好的,照顾好自己。”
“好。”
“记得早晨自己热牛奶,别吃太辣的东西,晚上冷了要自己拿被子,胃疼就立刻去医院或吃药,不能自己扛着,别睡太晚,还有……”
KB发现自己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还有,再见。”
“再见,KBShinya。”
————
7.KB看着哦漏就这么走啊走啊,直到人影都变成一小点,然后被夕阳吞噬。
他突然觉得毕生的力气都用完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也是,毕生要保护的人都走了,力气留下,也没什么用。
哦漏一直走啊走啊,直到感觉小腿酸痛,才敢悄悄回头看。
可是什么都看不到了,只剩下自己的影子。
于是他松开攥的死死的手,盯着那张两杯柠檬水的小票出神。
如释重负,但是满心苦涩。
————
8.其实只要KB再多说一句挽留的话,哦漏可能就已经溃不成兵,他会呜咽着把头埋到身旁人的怀里,任由他紧紧抱住自己。
可是他没有。
哦漏不知,其实只要自己稍稍回个头,KB就一定飞奔过去,用尽最大的力气抱紧自己,然后挽留,说他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在所不惜。
可是他没有。
于是,此生不再见。
————
9.“你好,我叫哦漏QAQ。”
“再见,KBShinya。”
  END.